周三三三

爱白宇。
搞水仙和衍生。
低产阶级,时常删po,别关注我。

【by48水仙】我 爱 我 自 己 03

标题乱取的 tag不妥删
白宇水仙拉郎向cp未确定
兄弟间会调情但不会真的在一起
没有剧情 思绪很跳 总之是爽文

01
赵云澜看着杨修贤躺在特调处的沙发上,没骨头似的,没忍住自己的暴脾气踢了两脚沙发背:“挺舒服的啊?没点正形!”
大庆听了这话都吃惊:鬼见愁也有骂别人不正经的一天!

02
杨修贤不耐烦的调整了枕头的位置,“像你。”
赵云澜嗤之以鼻:“这么能耐咋不去黑盾组坐坐?老来特调处算什么事啊!”
杨修贤坦坦荡荡:“我哪儿敢呀!”
赵云澜:……

03
三人之间叫人都是连名带姓的喊,光让赵云澜说句客气话就挺难的,想让韩沉撒娇估计还得再等半辈子。
“哥。”杨修贤这么开口准没好事,多半是借钱。赵云澜呼出一口烟,冷漠的说:没钱。

04
“哥哥…澜哥!云澜兄!!”杨修贤一把鼻涕一把泪,表示没钱充话费。
韩沉背过身去装作没听见,赵云澜暗骂这臭小子怎么一点面子都不要的?
“平常没见你叫这么勤快?叫爸爸。”
“我擦,赵云澜我杀你……”
“嗯?”
“……哥,救救孩子吧。”

05
最后给没给韩沉不知道,但韩沉觉得过了一个下午原本互怼的两人在互撩就很让人难受了。
“怎么不去酒吧鬼混了?多出去走走,看见你就烦!”
“最近没有对象嘛。一个人散步好寂寞的,哥哥你陪陪我?”
韩沉嘴角抽了抽,决定阻止这种自家断自家后代的作死做法。

06
杨修贤:“我觉得你是嫉妒我俩不带你玩儿。”
在赵云澜的强行制止下才没让韩沉把杨修贤打进医院。

07
谢南翔和陈骁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铁到对方屁股上有几颗痣都一清二楚,双方家长更是觉得自己有两个亲儿子,宠的不得了。
然而南骁的兄弟情在见到牧歌的那一刻就崩塌了。

08
“牧歌,陈骁他要是欺负你了就和我说,我帮你揍他!”谢南翔见人就想勾搭的毛病又犯了,可谓是将“班级小王子”的本事发挥的淋漓尽致,陈骁翻了个白眼权当没听见。
牧歌笑笑,心说好——一朵人见人爱的玫瑰花。(是个断句。)

09
牧歌大多和谢南翔在一起玩。玩什么呢?玩过家家。
谢南翔身为妇女之友从班上小女生那儿学来的可是一套一套的,照搬过来就和牧歌开始演绎“我是医生你是作家素不相识的我们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破事在这么大的世界里搞在一起”的凄美爱情故事。

10
他知道牧歌不会拒绝他。
陈骁骂过他,见色起意重色轻友都骂过,但总会被聊天鬼才谢南翔一句话堵回去:“我,牧歌,真情实感兄弟情。”
陈骁:呵呵,合着咱俩的兄弟情就是个屁——你说放就放的?

【by48水仙】我 爱 我 自 己 (2)

标题乱取的 tag不妥删
白宇水仙拉郎向cp未确定
ooc警告 是爽文(嘿嘿

01
牧歌自小从陈家长大,但对陈骁的印象并不深刻。说实在的,十三年来交集不过百次。
牧歌对富二代好感不大,特别是陈骁这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不知人情世故被泡在温室里的富二代。但牧歌恩于他爸,说什么都要来照顾这个不懂事的大孩子。

02
牧歌第一次来酒吧,是因为陈骁在酒吧和女朋友起了争执。
牧歌被泼了一杯酒,酒味太浓,让牧歌一时看不透动手的究竟是陈骁还是那个女人。而戏剧性的,杨修贤在吧台抿了抿嘴,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03
牧歌还在犹豫要不要追上追乔安的陈骁,面前已经来了个男人朝他递了手帕。
杨修贤冲他笑,说:“跟我去喝一杯吧。”

04
杨修贤耐心的等着今晚的猎物擦完眼睛擦脸,擦完头发擦眼镜,没想到最后等来一句“谢谢”。
牧歌转身抬脚就打算离开,杨修贤忙拦住他。
“我觉得你很有必要跟我喝一杯。”

05
杨修贤觉得很有必要,可牧歌不觉得。
牧歌说,“非常感谢你的手帕,但我这次出来的急没带现金,如果要我还给你的话可以留下你的联系方式。”
这下杨修贤倒是懵了,怎么会有脑回路这么清奇的小兔子?一条手帕值多少钱似的?

06
但杨修贤不傻,看出牧歌真的不打算多待,果断的在牧歌通讯录里输入自己的手机号还备注了个“阿贤”。
也许在骚包的程度上,杨修贤和赵云澜天造地设。

07
牧歌从经济独立开始就与两个学生开始了同居,一个叫章远,一个叫曹光。
三人都是才子,时不时会围在一起展开学术的讨论,几乎次次都是文科牧歌胜理科章远赢外语曹光victory,再后来懒得吵了就直接分类问题看该听谁的了。
小小的屋子里弥漫着学习的气息。

08
牧歌觉得这样的生活很不错,两个男孩子虽然都喜欢打游戏,但成绩也摆在那里,一有空就啃书的三人经常一个下午没人讲话。
但四人房住三人房租怎么看都是亏的,曹光家里条件好抛开不说,章远独自一人在外漂泊肯定是吃不消的——开玩笑的,章远的父母定期会打钱过来,像是没商量好一样,一笔巨款一人打一回,让牧歌都怀疑这是不是他下学期的学费。
但该来的总是要来,不该来的也莫名其妙的来了。

09
“你们好,我叫尤东东,请多多关照!”
三人对着新来的室友面面相觑,尤东东倒是笑得乐呵。
于是屋子多了个偶尔熬夜画设计图的“才子”,照样弥漫着学习的气息。

10
章远咬着笔头,思考着下一句诗该怎么落笔,随口问了一句,“东东叔,你多大了啊?”
“我?”尤东东对这称呼也不恼,乐呵的说,“26了。”
章远还没动作,倒是把上一秒还在想“这大叔挺可爱”的曹光吓得从床上弹起来。
曹光看着尤东东浓密的胡茬,一时语塞。
“我以为您四十了呢。”

【by48水仙】我 爱 我 自 己 (1)

标题乱取的 tag不妥删
白宇水仙拉郎向cp未确定
兄弟间会调情但不会真的在一起
总之是爽文(嘿嘿

01
光明路4号整条街的百姓对赵杨韩兄弟仨可谓是好评连连、赞不绝口。
买菜的大妈们偶尔运气好见三兄弟一块儿出门,六条一米二的大长腿走路带风,气势颇有种明星上街的架势。一个番茄落地,一位大妈用手撑着脸笑容不减的夸道,“真是养眼呀!”

02
三兄弟的年龄倒不必去猜,用胡子的浓密程度就能辨别出来。
赵云澜对自己兄长的身份很是满意,对自己的玫瑰花刺更是疼爱有加。至于亲爱的弟弟们?赵云澜的观点为:关我屁事?

03
三个人算是三胞胎,出生时间前后算算也不超过两分钟,三人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却又是各自有着各自的韵味在。
杨修贤对老二这个排名也很满意,可他对这个哥哥和这个弟弟很不满意。这个不上不下的排名本应“上有兄可撒娇,下有弟可使唤”,简直再适合不过平凡又慵懒的杨修贤了。但偏偏赵云澜不宠他,韩沉也不搭理他,着实是白瞎了这个名次。

04
幼稚的兄弟俩庆幸于自己的兄长身份,这可就苦了三人中唯一正经的韩沉沉。
韩沉对自己的排名没话说——母亲生你,你总不可能回到子宫里去,等要出生时把另外两只踢开自己先爬出去。不现实。虽然不想承认这两只不着边际的猪是自己的哥哥,但韩沉选择闭嘴。

05
大哥很轻浮,韩沉是知道的。赵云澜从小到大交过的女朋友韩沉到现在都还能叫出名字——多是有点多,但起码从不乱搞。这点韩沉非常欣慰。
二哥更轻浮,比大哥还要轻浮,起初韩沉是不知道的,直到一次扫黄打非开门就看到那张熟悉得不得了的脸——

06
杨修贤被韩沉偷偷放走了,回到家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骂。杨修贤抱着头,知道自己免不了这通斥,只能庆幸于韩沉没有动手。
胡乱解释清,韩沉知道了二哥也不犯什么原则性问题后才勉强同意他能继续去酒吧。

07
假期,赵云澜接到杨修贤的电话,对面声音吵得不行,只听见喃喃几句什么“云澜澜”什么“来接我”。
赵云澜看向韩沉。两人都知道杨修贤说的老地方,但韩沉脸上明显写着“宁死不去”。赵云澜颇为烦躁的站起身仰天长啸,心中默念:我是哥哥我不生气我是最棒的!

08
赵云澜一去就是一下午。
韩沉觉得一个人的外卖不好吃,所以还是决定掏着良心开车去了蔚蓝酒吧。
进门四下观望后发现了两具四仰八叉倒在沙发上的尸体,韩沉好笑又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09
车里,四扇车窗大开,韩沉也不管哥哥们被风吹的东摇西摆,火力全开直冲家门只希望这两个搞得车里全是酒气的混蛋能赶紧醒过来。
韩沉洗完热水澡舒服地擦着头发走出来时,看到赵云澜和杨修贤差点搞在一块,说不吓人那都是假的。

10
韩沉还没看清谁在上面谁在动手动脚就冲上去把两人给打散开了。
这个不行。韩沉喘着气想。这个是真的不行。